<address id="jzbj3"><nobr id="jzbj3"><th id="jzbj3"></th></nobr></address>

      <noframes id="jzbj3">

      <address id="jzbj3"><address id="jzbj3"></address></address>
      
      

          歡迎訪問河南大學校友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世紀河大 > 校友文萃
          馬小泉:訪問林加坤先生
          作者:管理員 發表日期:2021-05-11 訪問次數:191


          明年河南大學將迎來建校110周年華誕,學校檔案館發起了訪談老年教師的活動,希望利用數字技術手段,為校史留下一批珍貴的影音資料。借這個機會,我有幸與林加坤先生進行了一次沒有任何約束的訪談。恰逢歷史系也在籌辦建系慶典活動,征集紀念性文章,于是粗粗整理出這篇文字,與師友分享。

           

          1975年,我入讀河南大學歷史系時,文革已近尾聲,學校的政治活動逐漸減少,教學和研究工作開始回歸正軌,一批學養深厚的教師重登講臺,同學們有幸在內亂余波之中坐下來學習專業知識。那時為我們授課的有孫作云、黃元起、毛健予、張紹良等老輩學者,還有朱紹侯、胡思庸、韓承文、郭人民、魏千志等中堅學人。

           

          林先生是我們第一學年的任課教師,講授世界古代及中世紀史、馬列主義經典著作研讀等課程。后來我畢業留校任教,與林先生有了長期的工作交往,可對他的家庭和生平知之不多。我心目中,林先生就是一位溫文爾雅、純正透明的知識分子。通過這次訪談,我不僅加深了對先生的了解,也更增添了對先生的敬意。

           

          作者(左)與林加坤先生和先生的女兒

           

           

          林先生是福建仙游人,19247月出生。今已九十七歲高齡,聽力略顯下降,而精神健旺,談起話來思維敏捷,邏輯清晰。

           

          話題由兒時的家庭境況引入。林先生對自己的母親,深懷殷殷思念之情。他說,母親本來出身在富裕家庭,卻是小姐身子丫頭命,因為重男輕女的舊俗,一出生就被送給了一戶以務農為生的城市貧民家庭。先生七歲時父親過世,母親那年才二十五歲,之后一直靠做手工活撫養他們兄妹三人,生活十分清苦。

           

          林先生說,那時候自己很想讀書,并不是有什么大的抱負,更沒有服務社會的思想,只是認為讀書是一條謀生之路,讀書可以改變命運。他先后在仙游簡易師范學校讀書四年、仙游普通師范學校讀書兩年,畢業后在仙游縣中山鎮中心小學擔任校長。

           

          1945年抗戰勝利,臺灣光復,不少青年赴臺謀生。林先生毅然辭去教職,經叔父介紹隨一位同鄉來到臺北。先是在某機關謀差,后又相繼參與新臺灣出版社、成功出版社的業務,并擔任經理,出版《新學生》《新兒童》雜志,曾刊登反對內戰、呼吁和平的文章。臺灣二二八事件后,雜志停辦,林先生轉而繼續求學,19478月考入臺灣省立師范學院(今臺灣師范大學)史地系。

           

          在臺師大學習期間,他閱讀到解放區傳過來的《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等進步書刊,開始接觸進步思想。1948年臺灣掀起反饑餓”“反迫害四六愛國學生運動,學生與軍警發生沖突,一度包圍臺北警察總局,當局以清查共產黨人為由拘捕一百多名學生。林先生因為是學生自治會成員,被拘捕兩個星期,后獲保釋。彼時學校已經停課,要求學生重新登記,臺師大整頓學風委員會甄審不予合格為由,將林先生等骨干學生除名。學業中斷,生活困頓,先生遂與幾位同學相約經基隆返回福建。

           

          由于特殊的時代背景和歷史際遇,林先生通過叔父的關系進入了仙游游擊區,加入了當地的游擊隊,正式開啟了人生的革命之旅。新中國建立后,短時擔任鄉政府秘書,參加過征糧支前工作。而他始終沒有放棄讀大學的想法,聽說當年參加臺灣學生運動返回大陸的學生中有人上了大學,于是他在親友的資助下來到北京。1950年初,經教育部介紹進入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二年級學習。

           

          入校之后,林先生一方面學習專業知識,一方面積極參加學生組織和社會活動,以擅寫通訊報道而在同學中知名。文學院學生會改選時,他被推選為宣傳部長,后來又被推選為院學生會主席。入學一年后,林先生正式向黨組織提交了入黨申請,可惜未能如愿。但他并未放棄自己的政治追求,仍然努力上進,充滿青春活力。

           

          1951年,林先生被選為校學生會主席,不久又當選北京市第三屆人民代表會議代表。參加會議時學習了劉少奇的報告,他把感想和體會寫成《一課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發表在《中國青年》上。在這期間,他還參加了兩次有意義的活動,一次是到先農壇,參加中國共產黨成立三十周年慶祝大會;一次是到中南海,旁聽周總理對高等學校教師的報告。從此眼界開闊,社會活動日多。

           

          當年年底,林先生被選派參加“土改”工作,任中南區第十三土改工作團秘書長。在江西于都,他與當地干部扎根串聯,訪貧問苦,真正與貧下中農同吃同住,沒收地主土地,分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那時山區沒有蔬菜,只吃辣椒,他也由此養成愛吃辣椒的習慣?!巴粮摹卑肽?,思想和生活都經受了鍛煉。

           

          1952年夏,返回北師大參加畢業分配。林先生回憶說,他在當年的畢業志愿欄中只寫了四個字:服從分配,表示祖國哪里需要去哪里。當時國家新建平原省,北京八大學院的學生四十多人,一起乘坐首都青年支援新建省的專車,來到平原省省會新鄉。分配到大學的只有三個人,兩個北師大的,一個北大的,其他人都去了中學。林先生被分配到平原師范學院(今河南師范大學)歷史系,從此開始了大學教師的生涯。這一年,他二十八歲。

           

          投身新中國的高教事業,是林先生多年的向往。他業務勤奮,工作積極,活動能力強,雖然不是黨員,卻被安排做政治輔導員,擔任班主任。因為表現突出,一次提工資連升兩級,他從那時起給母親寄錢,補貼家用。195510月,全國高校院系調整,先生隨歷史學科調整到開封師范學院(今河南大學)歷史系。

           

          林先生說,開封是鍛煉知識分子最好的地方,現在的年輕人遇不到這樣的機會。這顯然是指他們那一代人所經歷的政治風雨。

           

          那時“肅反”運動已經開始。在政治至上的年代,臺灣的那段經歷讓林先生遭到無端的懷疑,思想備受煎熬。他說,沒有經歷過“肅反”的人,不會有這樣刻骨銘心的痛楚。當時或集中審查,或背后審查,審查完再到外地調查。林先生問心無愧,主動向組織提供一百多條線索,希望澄清問題,證明自身的清白。

           

          接著是“整風反右”、“大鳴大放”,鼓勵大家發表意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林先生受到“特別關照”,允許單獨把自己的意見寫成大字報貼在墻上,后來知道是要“引蛇出洞”抓“牛鬼蛇神”的。當時部分資歷較深的中老年知識分子首當其沖,他的資歷尚淺,按他自己的說法是經受了一次“考驗”。

           

          最大的事件是學習“九評”。中蘇論戰期間,林先生對“九評”有不同看法,認為蘇聯是社會主義國家,中蘇分歧是內部矛盾,不應當成敵我矛盾。因為這個思想立場,他被停止工作,下放勞動。后來國家領導人談到“九評”時說,在變化的條件下,如何認識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沒有搞清楚,雙方都講了很多空話,人家有錯誤咱們也有錯誤。這件事情就一風吹了??稍诋敃r,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學校黨委組織了一個專門小組,到系里幫助林先生轉變思想,學校報到省里,省里報到中南局,他說思想壓力之大可以想見。

           

          再后來就是“文革”。提起“文革”,林先生略有停頓,顯然是在調整心緒。他是當年學校中最先被揪出來的“牛鬼蛇神”,后來又給加了兩個頭銜,一個是臺灣特務,一個是蘇修特務,現代修正主義分子加上兩頂帽子,雙料的特務。在學校大禮堂的一次批斗會上,一位多年的同事加室友高喊:“打倒林加坤”。批斗會后回牛棚的路上,一位校工又指著他呵斥道,這個人就是特務。林先生說,當時的精神壓力真是難以形容,可謂傷心至極。

           

          “文革”結束后,高等院校撥亂反正。林先生振作精神,一方面專注于教學和研究業務,參加全國通用教材世界古代史的編寫,先后擔任中國世界古代史學會理事、河南省歷史學會副會長、河南省歷史教學研究會副理事長,并被評為開封市先進教育工作者;一方面繼續協助組織調查,希望早日澄清所謂的個人“歷史問題”。

           

          198410月,學校黨委組織部做出結論:經過審查,對林加坤同志的懷疑應予解除。同時中共河南大學委員會正式通知:在文化大革命中,對林加坤同志的政治歷史進行審查,并因此使其受到批判、斗爭,是錯誤的,現予以平反。困擾林先生數十年的政治包袱,終于放了下來。這年,他再次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

           

          19854月,鑒于林先生飽滿的政治熱情和突出的業務能力,學校正式任命他為歷史系系主任,接替朱紹侯先生的工作。之前的牛鬼蛇神,轉身成為學科領導者。9月,經歷史系黨總支書記胡玉元、教工支部書記閻照祥介紹,林先生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實現了多年的政治愿望。10月,經校學銜委員會評審通過,林先生晉升為教授。先生的政治生命和學術生命,真正迎來了春天。

           

          回想起當年主持歷史系的工作,林先生很是欣慰。他認為歷史系的工作基礎很好,有老一代教師傳下來的優良學風,有前任系領導的整頓和規范,還有鄭永福等班子成員的全力支持。雖然自己沒有太多的管理經驗,但各項工作開展得非常順利。

           

          林先生回憶說,自己主要是參考北京大學的做法,最注重的一項工作是培養青年教師,鼓勵青年教師到國外訪學進修或報考研究生。當年送到美國訪學進修的教師就有六人。其中閻照祥在美國訪學很受合作學校的好評,回國后又被邀請到英國擔任客座教授,退休后還兼任北京師范大學的教授,并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多部著作。另一位青年教師牛建強,以進修名義到吉林大學,后來參加了研究生班,直到取得博士學位回校。再如程民生、苗書梅、李玉潔、賈玉英、楊慧清等,都在那個時期先后取得了博士學位。

           

          另一項重點工作是改革課程設置。在林先生的主導下,把歷史專業本科生的英語課由一年改為四年,歷史文選課由一年變為兩年。針對世界史教學的需要,專門開設了專業英語課。同時加強寫作訓練,過去本科生不寫學年論文,新規定要求一年寫一篇學年論文,以培養學生的寫作能力,不少學生畢業時考上研究生,就是與此訓練有關。另外根據教育部的要求,開展校內外各類專業人才的培訓,辦有高校助教進修班、??七M修班和干部專修班等。

           

          林先生自己也潛心于教學和研究工作,堅守兩條準則,一是“教書育人”,二是“古為今用”。他講課認真嚴謹,做過示范教學,發表了多篇學術研究和教學參考文章。1979年在史學權威刊物《歷史研究》上發表論文《評恩格斯關于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的若干修改》,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討論提供了理論依據。1983年在校報上刊登文章《世界古代史教學怎樣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服務》,《光明日報》對此作了重點介紹。

           

          19889月,林先生從系主任的崗位上退下來,離職休養。

          晚年頤養期間,林先生一直堅持學習和思考,關心國家的建設與發展,關注時事政治和國際形勢?,F在每天還發朋友圈,用微信與師友分享心得。他說最近剛交給學校一篇文章《黨心民心,心心相印,大業必成》,主張進行三大改革:看病不要錢、上學不要錢、養老不要錢,表達出對社會主義制度的極大期望。

           

          兩個小時的訪談時間很短,話題卻跨越了近百年。

          林先生的一生經風歷雨,度過幾多磨難與波折,但他意志堅強,積極進取,如今談起過往,順逆榮辱,已如過眼云煙,云淡風輕。他的人生道路和心路歷程,是一代讀書人的命運寫照。他們那代人的學養風范,已成為我們晚輩學子治學與做人的榜樣。在此,祝愿林加坤先生和歷史系所有健在的前輩先生們,健康長壽。

           

           

          作者:馬小泉,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

          河南大學版權所有 copyright?2016 地址: 中國·河南·開封·明倫街/金明大道

          豫ICP備05002499號 豫公網安備 41020302000011號

          聯系電話: 0371-22196086 郵編: 475001/475004

          河南大學校友總會網站工作室制作維護

          无码男同A片在线观看,无码男同GVA片在线观看,无码AV男男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