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bj3"><nobr id="jzbj3"><th id="jzbj3"></th></nobr></address>

      <noframes id="jzbj3">

      <address id="jzbj3"><address id="jzbj3"></address></address>
      
      

          歡迎訪問河南大學校友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世紀河大 > 明倫往事
          吳自力:我與河南大學
          作者:管理員 發表日期:2021-04-21 訪問次數:354


          我與河南大學

           

           

           

          --吳自力

           

          我與河南大學的淵源可以追溯到我出生之前,因為我的父母是河大數學系1960屆的畢業生。他們在校學習時,學校的名字是“開封師范學院”。畢業時父親留校,母親分配到了外地。我曾經問過他們是不是在校時就談戀愛了,他們堅決予以了否認。父母分居兩地,我從小跟著父親在開封,分別就讀于河大附屬幼兒園、附屬小學、附屬中學,高中畢業后又順利考入河南大學數學系,成為了父母的校友和系友。

           

           

           

          河南大學給了我最快樂的童年。那時候,我家就住在河大校園里面。我們現在進出的河大正門之前都是封閉的,幼兒園就在這個大門的旁邊。記得小時候父親接我從幼兒園出來,都會指著大門頭上的學校名字教我讀認,我和我的小伙伴們也經常在門洞下玩耍。有時候父親出差不能接我,我就會被幼兒園的阿姨帶回家。那時候,校園里建筑很少,樹木很多;那時候,汽車很少,孩子很多。那時候,校園里人很少,花很多,后來懂事以后才明白,那是因為我的童年經歷了“文革”。

           

          十號樓,又稱飛機樓

           

          十號樓大教室的門把手銹跡斑斑,那是歲月的痕跡

           

          政治運動對于還是孩子的我來說,就是花花綠綠的大字報,就是父親把我鎖在家里去開會很晚才回來,就是十號樓的鬼故事和外語系樓前的那片墳場,但是這一切都絲毫不會影響到我的快樂。放學歸來,河大校園就是我們的游樂場,我們可以在校園里面肆意玩耍。東操場捉螞蚱,圖書館過家家,大禮堂躲貓貓,晚上還會去路燈下面捉蟲子回來喂我家養的小雞。我們的父輩好像彼此都認識,在校園里遇到的每個叔叔阿姨對我們都很親切和友善,沒有人嫌棄這群熊孩子的喧鬧。就這樣,我在美麗的河大校園里無憂無慮長大了。

           

           

          七號樓,圖書館的窗臺是我和小伙伴們的家

           

          一九八零年,我們的國家逐步走向開放,中斷十年之久的高考制度也已恢復,我高中畢業考入河大數學系似乎也是順理成章。那時,學校已經從“開封師范學院”更名為“河南師范大學”。作為師范類院校,國家會給我們每個學生每個月發放34斤飯票和17.5元的菜票,我記得當時還有一定比例的粗糧票,可以用來打玉米粥,還有用玉米面蒸的發糕。女生的飯票基本都是吃不完的,我們就會把余下來的飯票送給家境比較困難的男生。

           

          走進大學對很多人來說是生命的另一個起點,而對我來說,只是意味著上學更近了,因為我上課的教室就在我家院子的旁邊,比從宿舍到教室的距離還要近,我選擇了住宿舍。那時,我們的宿舍是一片平房,就在如今新圖書館的位置,一個宿舍大概要住十幾、二十幾個人。記得有一天夜里,一個同學起夜時被上鋪同學掛在高處的衣服嚇到,一聲尖叫把大家從夢里驚醒,當我們驚慌失措各種狼狽的從宿舍里跑出來后才發現,竟然是一場誤會,一場虛驚。

           

          新的圖書館就建在我們入校時的宿舍原址

           

           

          我們當年上課的階梯教室旁邊有一個假山,假山上生長著很多槐樹,槐花盛開的時候,甜甜的花香就會擁擠著填滿我們的教室。當年學校的大喇叭里,最常播放的歌曲就是《年輕的朋友來相會》。

           

          年輕的朋友們 今天來相會

          蕩起小船兒 暖風輕輕吹

          花兒香 鳥兒鳴 春光惹人醉

          歡歌笑語繞著彩云飛

          親愛的朋友們

          美妙的春光屬于誰

          屬于我 屬于你

          屬于我們八十年代的新一輩

          ……

           

          八十年代初,我們的國家剛剛改革開放,商品經濟的大潮還沒有滌蕩校園,大學還被稱為象牙塔,校園還是一片凈土,同學們的思想也比較單純和保守,男女同學說話還都有些許的害羞,那時的校園生活簡單而美好。八十年代是一個巨變的時代,是充滿理想和夢想的時代。我們走入校園,肩負著“振興中華”的歷史使命,我們的學習目的很明確,就是“求知”。我們每個人都如饑似渴汲取著知識的營養。系辦公樓里面的101小教室好像是一處圣地,學習成績好的學生都喜歡在那里上晚自習,所以那里每天都要搶座。八十年代也是一個文學復興的時代,很多文學期刊,很多文學作品都是在那個時代面世。于是,學校圖書館的閱覽室也就成為了大家搶座的地方,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這個數學系的學生身上多了一個標簽——“文學愛好者”。說到學數學,可能會給人的感覺是比較刻板。其實不然,我們數學系也是人才濟濟。我最早接觸到的古典音樂教育就是來自我們77級同學郭天榜老師。記得那是參加學校為紀念“一二.九”學生運動舉辦的合唱比賽。數學系歌詠隊請來當時還是學生的郭天榜老師做指揮。他是自帶氣場出場,給我們講音樂,講節奏,講貝多芬《C小調第五交響曲》,音樂三短一長的開場。他告訴我們說,同學們,聽到了吧?這是命運的腳步聲,這是命運在敲門……我們這代人從小就趕上“文革”,哪里知道什么貝多芬?更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音樂,我已經不記得我們數學系代表隊最終獲得了第幾名,但是,音樂的種子就此種在了我年輕的生命里,音樂讓我的人生多了很多美好。

           

           畢業很多年了,我一直都記得我的老師們的音容笑貌,他們都是看著我長大的叔叔阿姨,以至于到現在我都不習慣改口叫老師。高高個子的陳順卿陳叔叔,總是笑瞇瞇的田繼善田叔叔,嚴肅的李天增李叔叔,劉光耀劉叔叔,常成才常叔叔……我家那個大院子住著幾十戶人家,孩子們從小玩著一起長大,父輩都是學校里的同事。跟我父親一樣,他們都是普通的人,過著尋常的日子,“教師”是他們的平凡的職業,他們在平凡的堅持中成就了自己的不平凡。雖然,不是每位叔叔阿姨都給我上過專業課,但是,正是他們從小對我的耳濡目染,對我的的言傳身教,才成就了今天的我,讓我學會做一個正直的人、善良的人、對社會有用的人。他們是我一生的良師,一生的榜樣。

           

          四年的大學生活很快就過去了。一九八四年,學?;謴土?/span>“河南大學”的名稱,我也到了畢業季。學校在大禮堂為即將畢業的學生免費播放蘇聯經典電影《鄉村女教師》,影片用詩情畫意的電影語言,為我們講述一個平凡而偉大的女教師的普通生活。漂亮的女教師帶著美好的愿望和心中對未來的憧憬,只身來到偏遠的小山村,她從城市來到鄉村,幾十年如一日的耕耘,青絲變白發;她執著于教育,執著于奉獻,如今桃李滿天下。電影播放過程中,我和很多同學一樣,一邊看一邊感動得抹眼淚,那一刻我就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做一個好老師,我一定要做她那樣的人!

           

          我們的大禮堂

          小時候,大禮堂邊沒有這塊碑

           

          再過二十年 我們來相會

          偉大的祖國 該有多么美

          天也新 地也新 春光更明媚

          城市鄉村處處增光輝

          親愛的朋友們

          讓我們自豪的舉起杯

          挺胸膛 笑揚眉

          光榮屬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輩!

          小時候,河大是我眼中的一片純情樂園

          長大后,河大是我人生的一座青春驛站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

          河大依然是我心中的一道永遠不會抹去的風景線!

          百年河大,百年風雨,百年滄桑,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作者簡介:吳自力,女,19639月生,19847月本科畢業于河南大學數學系數學專業,現任北京肯森特文化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河南大學北京校友會數學與統計學院分會會長。

          河南大學版權所有 copyright?2016 地址: 中國·河南·開封·明倫街/金明大道

          豫ICP備05002499號 豫公網安備 41020302000011號

          聯系電話: 0371-22196086 郵編: 475001/475004

          河南大學校友總會網站工作室制作維護

          无码男同A片在线观看,无码男同GVA片在线观看,无码AV男男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