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zbj3"><nobr id="jzbj3"><th id="jzbj3"></th></nobr></address>

      <noframes id="jzbj3">

      <address id="jzbj3"><address id="jzbj3"></address></address>
      
      

          歡迎訪問河南大學校友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世紀河大 > 明倫往事
          萬伯翱:永遠難忘的日子
          作者:管理員 發表日期:2019-12-03 訪問次數:2653
            



              1972228日,或許很多人并不記得這個日子,我卻永世難忘這一天。

          這天對于我來說也是個里程碑式的日子。1962年秋,我被當時作為北京市領導人(市委書記處書記、北京第一副市長)的父親萬里送到河南西華縣黃泛區農場務農。我在艱苦的田間勞動中度過了整整十個春秋以后,就是1972年早春228日這一天,我被河南省革委會教育部門批準為第一批省工農兵學員。整個農場、幾萬名職工,開封市師范學院革委會,或者說省革委會更準確一些,僅給了我場一名學員。通過全場職工及家屬多次醞釀最后再投票通過,再經當時農場革委會、園藝場革委會審核批準,我才能在這一天,做夢似的進入了河南省高等學院的大門。我的一生從這一天開始改變。

          這個日子,今天也許還有不少健在的河南大學博士生導師記得,因為他們當時被剝奪崇高的講臺也有六年之久了,而且是在各種大會小會被批判斗爭中或在勞改中度過的艱難無比凄風苦雨的日日夜夜,好不容易才盼到“復課鬧革命”的日子。從中州大地四面八方風塵仆仆,個個臉上都朝氣蓬勃的男女孩子們喜氣洋洋地背著行李,提著臉盆網兜來了。開封師院古老的大門里外教職員工都是鑼鼓喧天夾道歡迎,紅色歡迎標語到處可見。那時報刊和紅頭文件強調“工農兵學員上大學,管大學,用毛澤東思想改造大學”。老師和我們則是“同一戰壕的戰友”,打破了自古以來“師道尊嚴”的傳統。因為大規模從中央到地方的“批林批孔”運動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呢,二報一刊語錄一登一聲號令地動山搖,誰敢不從?

          盡管如此,這批來自第一線的工農兵的精英,都還似乎懂得老師為人師表是知識的來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道理,都還尊重這些從膽戰心驚過來的師長,出現了和老師們互相讓煙敬茶的動人場面呢!工農兵學員們也不讓老師接手中的行李,你接我拉的場景感人。我是這批學生中最大的老班長吧,28歲了,最小的一個解放軍學員是學俄語的姓傅的陸軍戰士,一身國防綠、胖乎乎的小圓臉二九年華,口口聲聲叫我“老萬同志”呢。

          我剛從晨曦而出工下地,落日黃昏荷鋤而歸家,是過慣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家日子了呢。更是從十年園藝工的冬閑變冬忙,我們得為一萬棵果樹做好整枝修剪。那真是“北風吹雪花飄,寒冬臘爬樹梢”:酷暑中沒有多少防護設備中的我們,每年必給果樹噴灑毒藥殺蟲和滅菌劑達十幾遍之多,是一項十分繁忙艱苦的體力勞動。后來我又參加學校農場的農業勞動,在學校城墻旁挖防空洞(以響應“備戰備荒為人民”的偉大號召),我都認為是“小菜一碟”,因為無論勞動強度、時間、艱苦性都不能和農場同日而語。

          20世紀70年代的“文革”中的學校生活,談不上什么自由和豐富多彩,除了學馬列主義、毛澤東選集和上課做作業外,不許談戀愛、化妝打扮、留長發、穿高跟鞋,也不許多上街和下館子。當然一律住校內八人一間集體宿舍,都是上下床一個宿舍最多有一個桌子;早中晚飯總共一斤白面饅頭,男同學運動量大,一斤白面主食外加不是蘿卜就是白菜或咸菜的飯菜,顯然吃不飽,但是每個食堂外加一大筐紅高粱白薯粉的黑面饅頭可以不用糧票,當然十分難吃了。還發生過伙食太差,我外語系學生把清湯寡水和霉變的黑饅頭拉到校領導辦公桌上的“造反行動”呢。

          那時外語系文藝活動格外頻繁,好像不比藝術系差,我參加了不少演出。如外語系的劉炳善老師(他是莎士比亞戲劇詞典編輯,曾用英語寫小說得過第一名呢)用英語寫了《劉胡蘭》話劇,從劇本編寫到演出我都參與了。我扮演國民黨閆匪大胡子連長,本班黨支書吳慶云演劉胡蘭,在大禮堂演出,有海報張貼,全校學生都有來觀看的。40多年彈指過去了,連長審問劉胡蘭的臺詞,我今天還記得呢!

          當然那時十分強調階級斗爭和關心國家大事的紅色大標語,都貼到教室雪白的后墻上了:“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外語系陳老師(是位華僑,全家現在早已到國外居住了)主筆寫了一出《林彪的克己復禮》的活報劇,配合“批林批孔”運動。我演此劇出逃的林彪元帥,同系同學張曉玲演葉群,還有俄語班的解放軍學員師北昌演虎兒(林立果),三個人演得惟妙惟肖,活靈活現,幽默夸張的語言和形體動作常引起觀眾的哄堂大笑,演出效果很好,到校外也演出,群眾還感嘆:“師范學院外語系師生真有人才呢!”我記得當時我滿頭烏發,林元帥是禿頂怎么辦?外語系一位電教室員工讓我頭上套上半個籃球膽,但太難看了,只好烏發照演不誤,這也是讓觀眾發笑的原因之一吧。

          作為老班長,我對學校的基本建設也是盡心盡力。記得當時的后勤處大高個子處長熊正黃老師(他已去世了)說:“伯翱同學,咱大禮堂的椅子,這幾年破壞得很不雅觀,也不好坐了,是否我們到北京跑跑,換成新的自動折疊五合板椅子呢!”趁寒假我們師生坐硬座火車到北京,找到當時的北京市革委會副主任王純,他熱情支持批條子到北京木材廠崔書記處,在緊俏的市場上硬給我校批下了大約幾百把新式椅子,我盡了學生的義務,幾代師生都口碑傳下來我這點功績呢! 

          1963年,周恩來總理在首都高等院校畢業生留學生和高中畢業生代表大會(在人民大會堂)報告時,對主持此大會的我父親送子下鄉的行動熱情進行表揚而使我“名聲大振”,當時發行量達兩三百萬份的《中國青年報》1963924日以頭版頭條把我的務農“先進事跡”做了詳盡的長篇報道。1965年開封師范學院屈院長特別邀請我在大禮堂給全體師生做“知識青年到廣闊天地大練紅心”的報告,我滔滔不絕地講了兩個多小時,受到了師生熱烈的歡迎。從此我也認識了這座帶有豐碑偉績的古老的學校。因此我19721975年在校當學生(畢業分到鄭州炮兵學校后又到我校進修了半年)到圖書館借書時,老師竟認出了我,而給予“借幾本都可以,晚還一周也行”的特別待遇。我這個10年的泥腿子知青如饑似渴徜徉在圖書館的知識海洋中。

          如今我出版發行了10多本文學散文集,也是因為在校充足了電。我加入了中國作協且接連四屆在北京出席全國作協代表大會。201297日鐵凝主席還在北京現代文學館參加了我的新書研討會并講了話,對于我的書和為人給予了高度評價。有幸的是河大外語學院萬院長還參加了此次作家交口齊贊的盛會呢!我應邀到全國各地簽名贈書(包括給師大圖書館),還被關校長特聘為母校文學院客座教授呢。

          當時外語系黨總支書記趙帆聲教授無論是在校還是我畢業多年后都給了我無私幫助和教育。我們互贈作品,他稱我送他的書為“奇書”。最后我以人民體育出版社出版我的釣魚散文集《元戎百姓共垂竿》中發表的他贈我的兩首詩詞,結束我的這篇河大首屆工農兵學生的小小回憶錄吧——以紀念45年前首屆工農兵學員和這位德藝雙馨的河南大學恩師益友:
          鷓鴣天趙帆聲(讀伯翱妙文《虎將亦是捕魚翁》)猛將一身抵萬夫,臨風把酒憶當初。鏖兵裹漢秋池馬,兼燭蘿窗夜讀書。 儒雅趣,意寬舒。偷閑調餌釣菱湖。絲綸既點縈波水,定捉鯨鯢充下廚。 七絕趙帆聲(讀伯翱文《釣趣而感》)收拾長竿釣碧波,斜風細雨小菱荷。按鈞笑向玄真子,詩意幽情誰更多?
                                                                                                                作者:
          萬伯翱(外語系  72級)

                                                                                         ( 摘自《外院往事:河南大學外語學院校友憶往》)



          萬伯翱,河南大學72級外語系學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任國家體委宣傳司對外宣傳處處長,中國體育雜志社總編,中國傳記文學學會會長、名譽會長。

          河南大學版權所有 copyright?2016 地址: 中國·河南·開封·明倫街/金明大道

          豫ICP備05002499號 豫公網安備 41020302000011號

          聯系電話: 0371-22196086 郵編: 475001/475004

          河南大學校友總會網站工作室制作維護

          无码男同A片在线观看,无码男同GVA片在线观看,无码AV男男在线观看